作者 cccedison2020 的所有文章

職場現形記:淺談工作的時間管理(ㄧ)

「Edison,我時常覺得工作做不完還要加班,怎麼辦?」
James是剛分派到我團隊一個月的美國大學實習生,在一對一會談時不好意思地搔搔頭,跟我說出他的困擾。

第一次收到屬下這樣的反饋,令我十分驚訝。 一來是我自認在工作分配上恰到好處,能兼顧所有成員的work-life balance,不希望團隊用加班來達成任務二來是有坦承這類問題的勇氣。為什麼我說需要勇氣呢?因為當這一類問題被提出,我能想到背後隱含的原因只有幾種:1. 資深工程師分派不合理的工作 2. 專業能力不足無法勝任。

為了顧全他的面子,我在閒聊時,假裝不經意地問其他成員:剛來的小朋友在忙什麼啊?然而,幾乎所有人都回答一致,只有我預定派給他的使用者介面(User Interface) 跟測試程序(Test Program),也著讓我鬆一口氣排除他被欺負的選項 。下一個合理懷疑是我們的專業訓練不夠紮實,但是在聽完其他人的評價後,反倒讓我更加一頭霧水。

「James程式碼寫得很漂亮啊, 學新東西也很快。」
「這小夥子很認真,註解什麼的都好詳細,比我好多了。」(苦笑)

第二次一對一會談時,我要求James回想自己的一天,按小時把細項羅列出來,在看完他的時間利用分佈之後,我終於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,原來還有第三種原因-時間管理。

時間管理的幹飛法則:根據優先級決定工作順序

撇開外部因素造成的加班,譬如你老闆不是Edison,在正常情況下,我們可以善用時間管理來增加工作效率。我認為每天來到公司的第一件事,必須根據昨天的進度,整合信箱收到的郵件,把所有任務分成低中高三個等級,將團隊一整天的工作做出詳盡的規劃。如果你分辨不出任務的重要性,我有一個很簡單的判斷方法,稱之為幹飛法則。

「什麼事我沒做,我主管會被主管的主管幹飛?」
「什麼事我沒做,我會被主管幹飛?」
「什麼事我沒做,不會有任何人被幹飛?」

幹飛法則簡單來說,就是利用管理階層的關心程度,為任務排出優先順序。倘若你初來乍到公司,對一切業務尚不熟悉,建議時常跟主管討論優先級,很快就會理解不同工作的重要性。

反觀James,週四早上他負責的使用者介面有個小型發表會,卻花了週三半天的時間寫目前沒人檢查的說明文件,結果下午才開始準備投影片。為了要讓程式碼盡善盡美,臨時改東改西的結果又測出更多問題,變成只好加班才能趕上第二天的Demo。

時間管理的80-20法則:學習多工與接受不完美

將80-20法則運用在時間管理上,我的經驗是想完成目標的最後20%,往往需要花費80%的時間。然而,我們往往想一鼓作氣劃下句點,一件任務消耗了巨量時間終於完成100%,顧此失彼的情況下,其他事情全被荒廢了。

因此,倘若想最大化工作效率,多工(Multi-tasking)的概念是必須的,我們要學習接受不完美,然後在各個任務間切換。首先我們花費20%的精力,將各個任務都達到80%的進度,之後善用多工,持續在不同任工作間來回穿梭,逐漸填滿到100%。除了多個任務將在短時間內達到一定進度,也降低了工作優先級臨時變動的風險,即使老闆突然要求完成某樣任務,我們也可以游刃有餘地在既有的基礎上前進,而不是驚慌失措地從零開始。

換而言之,如果James週三早上不堅持完成文件,而是先切換去做明天的投影片,並且將使用者界面的程式碼維持在原本的進度,等發表會的準備告一段落後,還可以再回來寫說明文件,將時間資源做更妥善的有效利用。

Pier 39 / Edison Chen

延伸思考:進階時間管理的藝術

我們延伸思考另一個情境,這一題其實是政治題。有一天主管的主管突然走來要你完成一件緊急任務,該怎麼辦呢?雖然越級指派工作的情形並不多見,這背後隱藏政治意義上的兩難:倘若你一個人無法完成,下場是整個部門跟你一起遭殃。即使你自幹完了去回報,可能被直屬主管誤會你在背後搶功。所以,正解是馬上跟直屬主管回報,管理階層對這件事十分看重,讓他/她可以重新規劃團隊的資源,分派人跟時間來幫助你,所有人皆大歡喜。

除了自我的時間管理之外,切記很多時候不要選擇自幹,你的主管跟同事們,就是為了團隊合作而存在的。進階時間管理的藝術就是善用整個團隊的資源,從個人延伸到眾人,學習由被領導者逐漸成為領導者。

大學志願被挪揄是「荒唐的白日夢」──我從必修差點全被當的「廢柴」,一路奮進矽谷科技業

「志願填 T 大資工系?還有 N 大英文系?Edison?」
「各位同學拜託好好念書,不要愛做荒唐的白日夢。」


這是高中時,老師拿著我選填的志願序,當著全班的面毫不留情地揶揄這是「荒唐的白日夢」。

不管你成長過程中有沒有類似經歷,如果你聽完覺得義憤填膺,還請先放下心中的怒火。高中的我的確不是很認真聽話的乖學生,腦袋裡裝載滿滿的白日夢。我喜歡星際大戰(Star Wars)跟星海爭霸(StarCraft)裡目眩神迷的科技,愛讀古今中外的小說,上課幾乎都在神遊發呆。希望有一天,奇幻世界的種種都能成真,把這個充滿常規與成見的無聊社會來個天翻地覆。

不過,幻想終究是幻想,反映出來的事實就是上學常遲到,小考選擇題用 BCADE/ACDBE 的排序亂簽,班會時偷聽英文短劇被抓包,上課被抽點愣住傻笑。老師當然針對我這種「壞學生」殺雞儆猴、整頓班風,讓大家可以好好準備考試,繳出大學聯考漂亮的戰績。

這是我們教育體制下,身為一名老師的工作,現在的我並沒有怨恨,相反地,他是很出色盡責的老師。

我不否認這對一個高中生而言太過嚴苛,當年的我曾一度自暴自棄,這些悔恨也在我後來徹底醒悟後,成為一部份強大的動力,讓我從大學必修險些被當光的廢柴,一路奮鬥從美國卡內基梅隆 (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)畢業來到矽谷。 然而,當你有天雲淡風輕之後回想,就會深刻明白,過去的際遇造就了現在的你,都是人生中不可磨滅的頁扉。

興趣會激發熱忱,而熱忱持續不斷前進的動力

自從大三、大四接觸實作課程,來到 CMU 以及踏入職場之後,我的興趣才漸漸被激發出來。數學、物理、化學的理論課程雖然是基礎,對我而言卻太過抽象。相比起來,我更喜歡自己設計和實現一個想法,那種親手打造一個發明的過程。連我父母都感到訝異,當年上課注意力不到十分鐘,一度被懷疑是過動兒帶去醫院檢查的小孩,居然會為了某個天馬行空的科技,廢寢忘食地在實驗室裡待十幾個小時。我才明白,過去的白日夢原來是對於科技的憧憬,實現發明是如此有趣又令人著迷。

工作第二年後,公司就幫我申請了第一個專利,之後也陸續在幾千人中脫穎而出獲得發明獎,即使在閒暇時間,我也常創造一些新奇的玩具跟小朋友分享。不過,為了將幻想化為現實,也需要研讀大量相關的專業知識和技術,驅使我自動自發靜下心來學習。興趣會激發熱忱,而熱忱將是引導人們持續不斷前進的動力。

舊金山上空的黎明 / Edison Chen

亞洲教育 vs 美國(矽谷)教育

當前亞洲的教育體制,設定一個齊頭式的目標,使用特定的學科作為衡量的標準,優點是所有人一視同仁,只要認真念書取得高分,即使家境無法供給五花八門的才藝, 也有機會翻身進入好大學

缺點是難以發掘興趣,尤其是好孩子定義以外的非典型學生,很有可能會被體制給遺棄。同時,在學生獲得「自由」的剎那,不少人會瞬間失去目標, 因此有些人重考,因此有些人研究所轉領域。我們都在承擔進入大學才開始職涯探索的風險,當年我也曾掀起好幾次家庭革命,要求爸媽讓我重新決定自己的人生。

然而,矽谷的教育體制就堪稱完美嗎?

孩子的確有相對自由的權利,高中生三點半就下課,可以根據興趣選修不同的課程,加入有想參加的社團或擔任義工。但是,父母會給予進入美國名校的沉重壓力,為了在大學申請文件上有漂亮的課內外活動,從小報名各種才藝補習班只是基本,投入跟大學申請科系有關的競賽也是趨勢,在撐起這些資歷的背後,爸媽必須為孩子的教育投注大量的資本。之前有機緣接觸矽谷高中的機器人社團,已經在使用機器學習(Machine Learning)跟電腦視覺(Computer Vision),令我深深感到後生可畏,當年我高中的計算機課只會寫 Hello World 跟用 for 迴圈畫星星。

畢業 10 年後,因緣際會受邀回母校高中演講,原本我準備滿滿的留學申請分享,卻在幾天前收到學生希望我解答的問題後,驚訝之餘決定把整份投影片重做。大部分的問題類似:

「成績不夠好念電機系,可以進物理系再轉嗎?」
「請分享考試拿高分的讀書秘訣。」
「我模擬考分數進不了台清交成,有沒有補救方法。」
美國趴替多嗎?學長是不是每晚都在喝酒開趴

從這些話語中,不難看出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下,中心思想圍繞著成績高低,伴隨聯考帶來的焦慮跟惶恐。錙銖計較差一兩分的同時,學生也單純地用校名跟科系來衡量自己的價值。

你不一定要追尋世俗的成功,但也不必以「尋夢」來無限上綱

為了打破他們既有的想法框架,我在演講中穿插了幾個朋友和矽谷的經歷,告訴他們現在的成績不完全代表整個生命的順遂或逆境。相反地,去思考「我想成為什麼?我可以成為什麼?我該如何達到未來的憧憬?」對未來的路更有幫助。

有個朋友熱愛烹飪,後來辭掉主管在矽谷開了間小店,目標是要做出世界最完美的便當跟珍奶組合;也有朋友從小被逼念電機,熱愛數字跟金融的他,如今成為美股的操盤高手,年紀輕輕就財富自由;還有朋友喜歡裝潢,原本是假日在後院敲敲打打,後來跑去當學徒,現在有自己的室內設計工作室。因為篇幅有限,有機會我再說說這些故事。

孩子,你們不該一心只想取得世俗定義的成功,但是也不能將追尋夢想無限上綱而不負責任:在夢想與現實間取得平衡點,是我們所有人一生的共同課題。同時,在這個過程中,我認為人生有 3 件事必須需謹記在心。

第一件事是追尋自己的熱忱,擁抱對未來的憧憬。現在眼前的成績,並不代表你人生價值的全部。將胸襟和眼光放遠,努力去發掘自己的興趣,總有一天在世界某個角落,熱忱會將你的天賦發揚光大。

第二件事是擁有責任感,對自己負責,也對愛你的人負責。我們的確可以追尋夢想,但這是現實世界,不能把這類理由無限上綱。有天你必須自力更生,甚至擁有家庭,當你做任何決定的同時,要有衡量代價的智慧,以及承擔後果的勇氣。

第三件事是享受人生旅途的風景,談幾場轟轟烈烈的戀愛,跟朋友做幾件瘋狂的傻事,放手去愛也勇敢去恨。有很多事情一旦錯過時間,就再也無法尋回青春和當年的感覺了。

我從迷惘的鄉下小孩一路奮鬥到矽谷,期間受過太多人的幫助,深刻體悟得之於人者太多,出之於己者太少。所以,當你們有天成為下一個世代的前輩,像我一樣站在講台上時,請永遠保持一顆感恩的心,用你們的方法去回饋社會。

後記:當那些年無法釋懷的大事,如今成為雲淡風輕的小事

有些高中朋友很期待看戲,開玩笑問我:老師還在嗎?你有沒有讓他看看荒唐的白日夢?
倘若他們不提醒,我還真心忘記要打聽老師的去向,演講中也隻字未提這段往事,只聽校長主動說他調走很久了。不過,我並非關懷與包容的聖人,我反而認為憤怒、悔恨、悲傷這一類負向情緒,有時候才是突破自我的重要關鍵。

然而,記得每隔三年、五年,回頭審視一下過去,如果當年縈繞心頭揮之不去的夢魘,如今你可以雲淡風輕地微笑面對,恭喜你,表示你一直持續成長,所以那些回憶對你而言已經微不足道。

在房價高翻天的加州殺出重圍:買房前的基礎知識與心理建設

我本職並不是房仲,也沒有幫任何建商業配,
寫這系列的文章是想鼓勵年輕人對未來多一點希望,
越來越多人打消買房的念頭,甚至不敢來矽谷,
我薪水並非傳說等級,也沒有要家族支援,
靠股票投資節稅穩紮穩打,兩年多後也在灣區擁有自己第一個家,
我不想爭論為什麼要買房這種議題,
而是幫助人了解美國房地產的基礎知識,還有財務規劃的心態調整。

買房前的心理建設

幾年前我剛到矽谷時,眼巴巴望著每個月辛苦賺的薪水,一兩千美金流進了房東的口袋,跟朋友聊天時透露想在3 – 5年內買房,得到的反應多半是: 「少做白日夢啦,想想晚餐吃什麼卡實在。」

有些危言聳聽的新聞,告訴我們矽谷房價多可怕,久而久之我們理所當然地認為,應該屈就矽谷難以買房的事實。然而,我是理工背景出身,工程師的存在就是為了解決問題。即使矽谷房價日益攀升,我們不應該選擇放棄,而是如何在困難中殺出重圍,找出適合自己的解決之道不是嗎?

人類的惰性和悲觀,永遠是自己最大的天敵。我們也許曾經擁有目標,卻告訴自己現階段不可能,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重複同樣的人生。如果不願意從當下開始,循序漸進地去執行,縱使再等待多久歲月,目標絕對不會有完成的一天。

所以,當我們腦海中浮現不可能這三個字,請立刻捨棄這些不可能的想法,轉念去思考:我要怎麼讓不可能化為可能?實際上,人生中所有的規劃都該如此,我們先有一個明確的長期目標,然後問自己,我該如何達成?以此為依據設定中期目標和短期目標。

舉個例子,我希望5年後一間咖啡廳,假設實際了解店租跟耗材後,計算出要有10萬美金的資本額,所以每年起碼要有2萬美金的儲蓄。然而,考量其他生活開支,5年後預計至多只有7萬美金,因此剩下的3萬我想使用貸款,要成立公司使用商業貸款?還是使用個人信貸?依此類推,持續思考研究這些選項,中期和短期目標就會逐漸清晰了。

美國買房基礎知識: 首付與房地產交易制度

在探討矽谷買房基礎知識之前,我們必須對自己的買房的目的有透徹的理解:我為什麼要買房?買房在我的財務規劃裏扮演什麼角色?這是投資房還是自住房?買下了打算住多久?我之後會一直待在矽谷,還是會搬去其他地方?

要知道,買房是一件人生大事,不要一時衝動下手。從投資的角度來看,美國房屋交易要付給買賣方仲介約房價6%的費用,所以過戶瞬間立刻損失6%的房屋價值,還不包含買賣過程的其他手續費。租房不喜歡大可以明年拍拍屁股走人,而房子一旦簽約買下,想要再賣出又是一段勞心勞力的過程,不得不三思而後行。

在美國想買下一棟自住房,必須要有一定額度的首付(Down Payment),首付的多寡會影響銀行貸款的利率跟批准難易,也會影響賣家要不要接受你開價的意願。美國房屋的買賣,是先由買方下一份Offer,Offer裡面會標明開價,包含買家出多少首付和銀行貸款額度,再由賣方決定要不要接受買方的Offer。通常首付越高甚至全現金Offer,會非常有競爭力,因為賣方就不用承擔買家貸款失敗的風險。

許多買家看房的第一個問題就是:這房子在市場多久了?如果時間過久,買家就會合理懷疑這物件是不是有問題。有時候倒楣的賣家遇到上述買家貸款失敗的情況,如果其他潛在買家沒問詳細原因,看到房子進sale pending又被釋出,因此不敢出手,結果就是賣家失去不少成交的機會。所以,賣家挑選Offer的時候,出價並不是唯一的考量,首付多寡跟銀行批准貸款的時間長短也是非常重要,有時候一封文情並茂的書信,也可能成為感動賣家選擇買家Offer的關鍵。

矽谷之所以高房價,也是源於美國這種競價的房屋交易制度,賣家將房子陳列在市場前,會先決定一個上市價格(Listing Price),一個區域的房子如果有許多買家願意出價競標,我們稱為賣方市場(Seller’s  Market),反之稱為買方市場(Buyer’s Market)。然而,在矽谷熱門地段,譬如南灣一些好學區的房子,一釋出就會吸引許多買家前來加價競標,最後成交價格(Sold Price)往往遠高於上市價格,這也就是為什麼矽谷的房價逐年飛漲的原因。

美國買房基礎知識: 房屋仲介與貸款官

美國房地產交易,買賣雙方都各有一個仲介代表,代表買方的稱為買方仲介(Buyer’s Agent)。跟台灣不同的是,美國上市的房地產物件是仲介公司共享的,因此買方仲介幾乎可以帶看所有的房源,我們也很容易查詢鄰近地區實價登錄的價格,藉此參考決定Offer該下多少金額。買方仲介可以幫我們搜尋跟過濾房源,帶我們去看房,擬定Offer出價戰略,處理Offe得標到交屋間繁雜的文件,最重要的是,根據經驗發現房屋潛在問題,避開地雷房屋。我強烈建議首次購屋者(First-Time Home Buyer)一定要找個有耐心的買方仲介。

當你去看房時,有些賣方仲介(Seller’s Agent)會問你要不要讓他/她也代表買方仲介,之後分給你6%仲介費的一部分,切記不要因小失大。賣方仲介是以賣方的利益為優先,除非你對房地產已經非常熟悉,否則房屋本身或交易過程有問題,你可能也無從得知。

除此之外,在開始尋找買方仲介前,必須先明白自己的經濟能力,可以負擔多少價格的房子。我們可以使用一些網站提供的購買力計算機(Affordability Calculator)。想更精確一點就要找貸款官(Loan Officer),貸款官根據實質收入,債務狀況和信用分數,計算出銀行至多願意貸款的金額,稱之為最大可貸額(Maximum Loan Amount)。最大可貸額加上首付,就是我們能購買的房屋金額上限。

不同仲介有專門負責的區域,每個仲介專攻的房地產價格也不一樣,在聯絡時先確定他們對你的案子有興趣,避免浪費彼此的時間。如果過程中你認為不合適,換掉仲介的情況也很常見。至於貸款官的選擇,貨比三家不吃虧,有經驗的貸款官可以找出很棒的房貸組合,幫你省下不少貸款月付額(Mothly Payment),注意!不要短時間內讓貸款官對你的信用分數(Credit Score)做過多次的分數查詢(Hard Poll),會造成信用分數驟降,連帶影響你的貸款利率。

買房就是在談一門生意,也很講究緣分

謹記在心,牽扯到錢的事情就是做一門生意,商場如戰場,時時刻刻保持懷疑跟查證的精神,多與買方仲介跟貸款官討論問題和學習知識。如果Offer沒有被賣家接受也別灰心喪氣,買房很講究緣分的,跟尋找人生中的另一半一樣,未來的家正在遠方某處等你,你現在的努力跟奮鬥,都是為了某一天來臨時,不會錯過與它美好的相遇。

下一篇,我想聊聊矽谷看房的經驗,以及旅途中經歷的人事物。

不同的族裔、不同的美國夢,同樣地努力打拚:矽谷租房到買房歷險

那一年,在東岸冰天雪地的賓州,鏟掉車頂厚厚的積雪,整台車裝載的就是我全部的家當:兩個登機行李箱,一床用洗衣籃裝的棉被,和感恩節特價搶到的躺椅。隻身一人開車穿越到幾千英哩外的加州,雖然路途遙遠,心中卻對Golden State 充滿了期待,想像風光明媚的椰子樹海灘,和電影裡陽光灑在濃霧剛散去的金門大橋。

矽谷除了充滿陽光不會下雪,再來就是亞裔移民跟餐廳非常多,所以你完全不用擔心食物的問題,在親戚家暫住的期間,我每天狂吃台灣美食跟珍奶,想一輩子待在這的幻夢,卻在開始找租房後立刻涼了半截。

矽谷高房價高租金的震撼

美國房型主要有三種:Condo,Townhouse,Single Family House(SFH)。Condo類似公寓大樓,有些是管理公司集體管理,有些是房東分開招租。Townhouse則像連排透天,通常會跟鄰居分享牆壁,其中Condo跟Townhouse都會有HOA管理整個社區,必須要繳社區管理費。至於Single family House就是獨立一戶的透天厝,會有自己的院子,可以讓小朋友或寵物在後院玩耍。

以矽谷的南灣為例,想找獨立一戶的Condo,月租起碼2000美金以上,還不包含水電網路,如果要地點好或大樓新,一個月花掉2500甚至3000都有可能。因此,即使在擁有許多高收入軟體工程師的矽谷,幾個同學朋友,在有家庭之前,大家一起合租Townhouse或SFH是家常便飯。這邊給個比較標準,在東岸鄉下唸書的時候,只要700美金就可以租到很不錯的公寓套房了。

在不想繳租金幫房東付房貸的考量下,我跟兩個朋友在地理位置離稍遠的Campbell找了間兩房兩衛的公寓,你問多的一個人住哪?當然是客廳阿!這樣每個人的房租可以壓到約1000美金,我們還去IKEA買了屏風加工,讓家裡看起來真的像三間房,常有種回到大學宿舍的既視感,一群同學擠在合租的公寓內,在窄窄的餐廳裡吃晚餐看台灣新聞配飯。

於擁擠跟塞車中求生存

然而,等待我們的挑戰還不只有房價,第一天準備上班的時候,打開Google Map一看差點暈倒,道路上整排密密麻麻的紅線,還有車禍跟施工標記,原本15分鐘的車程瞬間拉昇到40分鐘,但我居然不是唯一一個遲到新人訓練的,人資對於我們這些不知矽谷交通恐怖的菜鳥也習以為常,只是淡定的微笑說:Welcome to Bay Area!

幾個月以後我漸漸認識周圍的鄰居,也是讓我開了眼界,美國很多老式公寓都是木板隔間,隔音效果非常差,我的房間又剛好緊鄰左邊的客廳,週末早上常會被星際大戰的音樂驚醒,有天實在受不了,去敲門請鄰居電視關小聲一點,來應門的是個很客氣的印度移民,我瞥見客廳裡擠著五個人圍坐吃早餐,父母,老婆和兩個小孩,之後閒聊才知道他也在科技公司上班,爸媽現在只能用觀光簽來暫住,希望有朝一日把他們都接來美國。

種移民與不同的美國夢,都為下一代在努力

整個公寓就彷彿是美國社會的縮影,每一戶都代表了不同的家庭,也許每個人對美國夢的解釋不盡相同,但大家都為了自己跟家人的未來不斷努力。

為了下一代的教育,高科技移民的第一代,紛紛想盡辦法讓孩子擠進高分的公立學區,造成這些區域的房價飆漲,擁有滿分學區的同儕競爭只是第一步,為了錄取美國頂尖名校,孩子們報名才藝班,營隊,補習班,為的就是在大學申請文件上,有多采多姿的經歷。

在矽谷工作後,接觸到許多不同族裔的人群,在看似陽光愜意的天空下,頂著生活的高壓前進,這裡是資本主意的極致體現,昂貴的醫療保險,物美卻不價廉的餐館小吃,政府動輒40%的收入稅金,以及令人瞠目結舌的房價,造就了矽谷極端的貧富差距。

日積月累,滴水穿石,在灣區有個安身立命之所

於是,我開始去探討,我的美國夢是什麼?許多移民前輩當年比我們更加艱苦,他們是如何走過來的?

兩年後,在不靠家族支援下,我在灣區拿下了人生第一棟SFH,擁有了自己的家,一部份是運氣,另一部份是學習跟思考,最重要的是努力。以前我毫無金錢觀,對節稅股票選擇權一竅不通,卻在假日觀察起密密麻麻的股價線圖,研讀起厚厚的稅法條文,甚至為了節省20美金殺去超市特價,或搜尋半小時只為一張Coupon Discount。我深刻體悟,妄想一夕致富是非常困難的,風險跟收益是成對的雙面刃,必須有一個長期的財務目標,透過嚴謹的規劃跟付諸行動,日積月累,滴水穿石,循序漸進一步步完成。

這裡可能有人提出異議,汲汲營營的生活有什麼意義?回到上一節所說的,人們對夢想的定義不一樣,我認為每個人的人生都是獨一無二的,沒有所謂的對錯,單純想法與體驗不同罷了。在我的觀念裡,犧牲部份娛樂時間,研究投資理財,買下房屋後可以將月租2000美金的金流轉為房貸的一部分,是個非常划算的選擇。

如果有下一篇的話,來聊聊矽谷買自住房的經歷雜談,在這個過程中,我也體會到另一件人生課題:溝通和妥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