標籤 科技業 下的所有文章

大學志願被挪揄是「荒唐的白日夢」──我從必修差點全被當的「廢柴」,一路奮進矽谷科技業

「志願填 T 大資工系?還有 N 大英文系?Edison?」
「各位同學拜託好好念書,不要愛做荒唐的白日夢。」


這是高中時,老師拿著我選填的志願序,當著全班的面毫不留情地揶揄這是「荒唐的白日夢」。

不管你成長過程中有沒有類似經歷,如果你聽完覺得義憤填膺,還請先放下心中的怒火。高中的我的確不是很認真聽話的乖學生,腦袋裡裝載滿滿的白日夢。我喜歡星際大戰(Star Wars)跟星海爭霸(StarCraft)裡目眩神迷的科技,愛讀古今中外的小說,上課幾乎都在神遊發呆。希望有一天,奇幻世界的種種都能成真,把這個充滿常規與成見的無聊社會來個天翻地覆。

不過,幻想終究是幻想,反映出來的事實就是上學常遲到,小考選擇題用 BCADE/ACDBE 的排序亂簽,班會時偷聽英文短劇被抓包,上課被抽點愣住傻笑。老師當然針對我這種「壞學生」殺雞儆猴、整頓班風,讓大家可以好好準備考試,繳出大學聯考漂亮的戰績。

這是我們教育體制下,身為一名老師的工作,現在的我並沒有怨恨,相反地,他是很出色盡責的老師。

我不否認這對一個高中生而言太過嚴苛,當年的我曾一度自暴自棄,這些悔恨也在我後來徹底醒悟後,成為一部份強大的動力,讓我從大學必修險些被當光的廢柴,一路奮鬥從美國卡內基梅隆 (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)畢業來到矽谷。 然而,當你有天雲淡風輕之後回想,就會深刻明白,過去的際遇造就了現在的你,都是人生中不可磨滅的頁扉。

興趣會激發熱忱,而熱忱持續不斷前進的動力

自從大三、大四接觸實作課程,來到 CMU 以及踏入職場之後,我的興趣才漸漸被激發出來。數學、物理、化學的理論課程雖然是基礎,對我而言卻太過抽象。相比起來,我更喜歡自己設計和實現一個想法,那種親手打造一個發明的過程。連我父母都感到訝異,當年上課注意力不到十分鐘,一度被懷疑是過動兒帶去醫院檢查的小孩,居然會為了某個天馬行空的科技,廢寢忘食地在實驗室裡待十幾個小時。我才明白,過去的白日夢原來是對於科技的憧憬,實現發明是如此有趣又令人著迷。

工作第二年後,公司就幫我申請了第一個專利,之後也陸續在幾千人中脫穎而出獲得發明獎,即使在閒暇時間,我也常創造一些新奇的玩具跟小朋友分享。不過,為了將幻想化為現實,也需要研讀大量相關的專業知識和技術,驅使我自動自發靜下心來學習。興趣會激發熱忱,而熱忱將是引導人們持續不斷前進的動力。

舊金山上空的黎明 / Edison Chen

亞洲教育 vs 美國(矽谷)教育

當前亞洲的教育體制,設定一個齊頭式的目標,使用特定的學科作為衡量的標準,優點是所有人一視同仁,只要認真念書取得高分,即使家境無法供給五花八門的才藝, 也有機會翻身進入好大學

缺點是難以發掘興趣,尤其是好孩子定義以外的非典型學生,很有可能會被體制給遺棄。同時,在學生獲得「自由」的剎那,不少人會瞬間失去目標, 因此有些人重考,因此有些人研究所轉領域。我們都在承擔進入大學才開始職涯探索的風險,當年我也曾掀起好幾次家庭革命,要求爸媽讓我重新決定自己的人生。

然而,矽谷的教育體制就堪稱完美嗎?

孩子的確有相對自由的權利,高中生三點半就下課,可以根據興趣選修不同的課程,加入有想參加的社團或擔任義工。但是,父母會給予進入美國名校的沉重壓力,為了在大學申請文件上有漂亮的課內外活動,從小報名各種才藝補習班只是基本,投入跟大學申請科系有關的競賽也是趨勢,在撐起這些資歷的背後,爸媽必須為孩子的教育投注大量的資本。之前有機緣接觸矽谷高中的機器人社團,已經在使用機器學習(Machine Learning)跟電腦視覺(Computer Vision),令我深深感到後生可畏,當年我高中的計算機課只會寫 Hello World 跟用 for 迴圈畫星星。

畢業 10 年後,因緣際會受邀回母校高中演講,原本我準備滿滿的留學申請分享,卻在幾天前收到學生希望我解答的問題後,驚訝之餘決定把整份投影片重做。大部分的問題類似:

「成績不夠好念電機系,可以進物理系再轉嗎?」
「請分享考試拿高分的讀書秘訣。」
「我模擬考分數進不了台清交成,有沒有補救方法。」
美國趴替多嗎?學長是不是每晚都在喝酒開趴

從這些話語中,不難看出在我們的教育體制下,中心思想圍繞著成績高低,伴隨聯考帶來的焦慮跟惶恐。錙銖計較差一兩分的同時,學生也單純地用校名跟科系來衡量自己的價值。

你不一定要追尋世俗的成功,但也不必以「尋夢」來無限上綱

為了打破他們既有的想法框架,我在演講中穿插了幾個朋友和矽谷的經歷,告訴他們現在的成績不完全代表整個生命的順遂或逆境。相反地,去思考「我想成為什麼?我可以成為什麼?我該如何達到未來的憧憬?」對未來的路更有幫助。

有個朋友熱愛烹飪,後來辭掉主管在矽谷開了間小店,目標是要做出世界最完美的便當跟珍奶組合;也有朋友從小被逼念電機,熱愛數字跟金融的他,如今成為美股的操盤高手,年紀輕輕就財富自由;還有朋友喜歡裝潢,原本是假日在後院敲敲打打,後來跑去當學徒,現在有自己的室內設計工作室。因為篇幅有限,有機會我再說說這些故事。

孩子,你們不該一心只想取得世俗定義的成功,但是也不能將追尋夢想無限上綱而不負責任:在夢想與現實間取得平衡點,是我們所有人一生的共同課題。同時,在這個過程中,我認為人生有 3 件事必須需謹記在心。

第一件事是追尋自己的熱忱,擁抱對未來的憧憬。現在眼前的成績,並不代表你人生價值的全部。將胸襟和眼光放遠,努力去發掘自己的興趣,總有一天在世界某個角落,熱忱會將你的天賦發揚光大。

第二件事是擁有責任感,對自己負責,也對愛你的人負責。我們的確可以追尋夢想,但這是現實世界,不能把這類理由無限上綱。有天你必須自力更生,甚至擁有家庭,當你做任何決定的同時,要有衡量代價的智慧,以及承擔後果的勇氣。

第三件事是享受人生旅途的風景,談幾場轟轟烈烈的戀愛,跟朋友做幾件瘋狂的傻事,放手去愛也勇敢去恨。有很多事情一旦錯過時間,就再也無法尋回青春和當年的感覺了。

我從迷惘的鄉下小孩一路奮鬥到矽谷,期間受過太多人的幫助,深刻體悟得之於人者太多,出之於己者太少。所以,當你們有天成為下一個世代的前輩,像我一樣站在講台上時,請永遠保持一顆感恩的心,用你們的方法去回饋社會。

後記:當那些年無法釋懷的大事,如今成為雲淡風輕的小事

有些高中朋友很期待看戲,開玩笑問我:老師還在嗎?你有沒有讓他看看荒唐的白日夢?
倘若他們不提醒,我還真心忘記要打聽老師的去向,演講中也隻字未提這段往事,只聽校長主動說他調走很久了。不過,我並非關懷與包容的聖人,我反而認為憤怒、悔恨、悲傷這一類負向情緒,有時候才是突破自我的重要關鍵。

然而,記得每隔三年、五年,回頭審視一下過去,如果當年縈繞心頭揮之不去的夢魘,如今你可以雲淡風輕地微笑面對,恭喜你,表示你一直持續成長,所以那些回憶對你而言已經微不足道。